爱浓如酒

文章来源: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8-08

    记得小时候,我经常牵着父亲去打酒,我不喜欢铺子里那种浓浓的酒香的味道,却是为了打酒剩的零钱换回的几颗水果糖。 

    父亲在炭火中烫上一壶,美美地喝上一口,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喜欢那辣的呛人的东西,于是就问他,他笑着说,酒是因为祖祖辈辈都喝,庄稼人的汗水里没有酒香就没有大米的稻花香。我还是不明白。 

    渐渐长大了,才真正懂得,父亲,一名普通的农民汉子,就是靠着这种撩人的烧酒来滋补一天的劳累呵。

    于是以后,无论我在哪里,只要回家,都要带几瓶好酒给父亲。我在外地,不经常回去,每次回家,父亲都要高兴好一阵,我知道,那不是因为那几瓶酒,是因为我回家了。

    父亲就是靠着手里的一把锄头和一瓶老酒,供我念完大学,又读完研究生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父亲早已不喝打的酒了,但当年父亲那高大的身影和那打酒的记忆却从未模糊过。现在,父亲的背累弯了,对我的爱依然如父亲盅里的酒,满满的,滚烫而醇香。

    回过很多次家,也给父亲带过各种各样的酒,来到江南才知道这里盛产的米酒父亲还没尝过,下次回家,给父亲带上几瓶,再生一盆炭火,热上一壶,陪父亲喝上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/赵贤相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